树啊

我是庭边树,感谢关注。

我喜欢的她

企划解禁。


画室里新来了一位小姐姐。
可以说是十分好看了,眼眸不经意的瞥一眼都仿佛是带着笑,嘴唇有些厚却是刚刚好的形状,亚麻色的发,皮肤细腻得很好看,凑得近些还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,让人忍不住想更接近她一点。
我坐的地方离她有点远,想着这么好看的小姐姐一年都难得一见了,正巧还没到上课时间,赶紧收拾收拾拎着画板跑到小姐姐旁边的位置。
小姐姐礼貌的朝我笑了笑,不知怎么,心里突然就感觉软绵绵的,忍不住咧开了嘴巴傻笑了起来。
大概这就叫,一见钟情了吧!
直到老师进了门,我嘴角的笑仍旧止不住,手上动作也没有停,拿出参考图,开始画上次未画完的大白菜。
没错,我是一名,新手,月初刚进入画室学习素描。
一旦开始画画,我就没有那么多的心思了,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,我的大白菜还只是完成了一个轮廓,转头看了看小姐姐,她的速写都已经画完第三张了,左下角隐约看见一个“WY”,是名字的缩写吧。
小姐姐感觉到我正看着她,以为我有什么问题,转过身看了看我的画,指了指一个地方:“你这边的阴影画错了,应该这样……”说着就开始动手帮我改了起来,发丝飘过我的鼻尖,痒痒的,但我不想去挠,心里也痒痒的。
正发着呆,一支铅笔敲在了我的额头上,我赶紧捂住了额头看是谁干的,结果看见小姐姐笑嘻嘻的看着我:“画画的时候别发呆呀。”我的脸突然就红了,傻笑着点头,小姐姐笑容又大了几分,摸了摸我的头说:“小傻瓜。”
天哪!!!小姐姐摸我的头啦!!
我的脑子里仿佛在放烟花!!!
回过神来的时候,小姐姐已经帮我改好了画,转过身继续画速写了,本想多和她说几句话,但考虑到会打扰到其他人,我只好继续专心画我的大白菜。
总有机会的。我想。
到休息时间时,我想要趁机搭话,结果小姐姐还在画画,我想了想,轻轻的把椅子搬到她身边,拖着下巴看她画画。
等了又等,我终究是耐不住性子了,小声的对她说:“小姐姐,你画的好好哦!”
小姐姐手上没停,笑着说:“谢谢呀,你也很棒。”
内心很激动,但又故作正经的我:“我叫柳瑟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她放下笔,呼出一口气,我紧张的憋住了气。
“我呀,叫吴烟。”
吓我一跳,还以为小姐姐嫌我吵了,为显摆自己薄弱的语文功底,我笑嘻嘻的问道:“是《梦入江南烟水路》那个烟吗?”
小姐姐,啊不,现在该叫她吴烟了,吴烟伸出食指点了点我的鼻子道:“是呀,那你呢,是‘锦瑟无端五十弦’的瑟吗?”
我输了!这位姐姐笑得太好看了吧!
一整天下来,我和吴烟聊了不少话题,竟意外的合拍,我也在她的帮助下,终于完成了大白菜——大白菜是真的好难画。
回家的路上,猛然想起来:啊,忘记要联系方式了。
平时要上班,再去画室已经是一周以后了,周六早上起迟了,本以为她身边的位置一定已经占满了,没想到她特意给我留了一个位置,看着她向着我招手,心里一阵开心。
匆忙的走到座位上,途中还因为声音太大被老师瞪了一眼,于是放慢了动作,蹑手蹑脚的坐了下来,和吴烟相视一笑,真好,一大早就这么幸运。
今天我终于可以脱离大白菜的束缚,开始画茶壶了,刚准备动笔,老师过来翻了翻书,给我指定了今天要完成的任务:水杯和茶壶。
晴天霹雳!回过神来时,老师已经转身去指导其他人了,吴烟也开始画人物速写了,每一张她都画的又快又好,之前好奇问她按照这个速度一个星期能画多少,结果她一下子拿出一本厚厚的素描本,令我敬佩不已,再看了看自己,半天才画了一颗白菜。
也许,这就是大神和菜鸡的区别之处了,我还得更加努力才行。
在画室待了一整天,一直在画画没能和吴烟说上话,到下午下课时看着她在收拾画具,心里正想着要怎么开口约她一起吃东西,却突然听到有人喊:“柳瑟。”
条件反射了应了一声,抬眼看发现是吴烟。
她曲起食指轻轻敲了敲我的脑袋,笑道:“你这小脑袋瓜都在想什么呀,每次看你都是在发呆。”
在想你呀。我险些脱口而出,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又觉得这个动作有些奇怪,就着捂嘴巴的动作咳嗽了几声,这样既不会被吴烟觉得我很奇怪,又能完美解释了为什么要捂嘴巴。
嘻嘻,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。
果然,吴烟问我:“怎么啦?是不是感冒了?”我连忙回答:“没有没有,就是嗓子有点痒。”说完又假装咳嗽了几下。
吴烟三两下收完画具,站起身对我伸出手:“既然你嗓子痒,今天姐姐带你去喝茶,怎么样,有没有空呀?”
内心有些激动,但还是故作淡定的我:“嗯......我......”吴烟作势要收回手,我赶紧抓住了她的手:“我有空!我去!”吴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摸了摸我的头说:“你真可爱。”
小姐姐说我可爱啊!有生之年!心里的那个我在放烟花,而现实中的我已经开始傻笑了。
本以为吴烟没有骑车,我还在内心脑补了一出偶像剧里的剧情,我在开电瓶车,小姐姐伸出她的手臂抱住了我那二尺熊腰,结果她一出门便径直走到一辆电瓶车前,我失望的看着那辆打破我幻想的车,转身去开自己的车锁。
因为我不认识路,吴烟就在前面带着我,看着她那头亚麻色短发随着风飘动,很想伸手去摸一摸,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以后立刻开始嫌弃自己,太痴汉了吧!
总算是到了目的地,这家店是刚开的,之前我有听说过这家在搞试营业,但没能打听到具体位置。
正看着店里的装饰发呆,脑袋又被敲了一下:“这位宝宝,你也太喜欢发呆了吧?”我连忙低下了头看菜单目录掩饰自己开始泛红的脸。
最后我们俩一人点了一杯水果茶和几份炸物小食,这家店在靠近角落的地方放了沙发,墙上的装饰很ins风格,考虑到说不定还有机会和小姐姐自拍几张,我拉着吴烟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。
等待的时间是最尴尬的了,两人面对面坐着玩着手机,这时吴烟突然抬头道:“我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呢,咱们来加个微信吧。”我赶忙调出了自己的二维码,两人互加了微信后,我笑嘻嘻的对她说:“这下我可以在朋友圈炫耀一下了。”
“炫耀什么呀?”吴烟好奇的问我。
我得意的说:“炫耀一下自己的好友里有一个很好看的小姐姐!哎呦!”又被敲了脑袋。
这下可把我敲急了,我捂住自己的脑袋,欲哭无泪:“你为啥总敲我脑袋啊?万一敲傻了怎么办。”
吴烟笑嘻嘻的托着下巴看着我:“对不起啦,但是看着你这么可爱,忍不住就伸出手了呀。”
“......原谅你了。”
自那天之后,我们常在微信聊天,她也常常约我一起喝茶看电影,忙碌的生活越发变得有滋有味,对她的喜欢也越来越深,虽然知道这样不行,小姐姐大概只是把我当做好朋友,每次我总是克制住不要暴露自己,也一直没敢告诉她,我对她的喜欢是何种喜欢。
最近总是有新电影上映,有的很精彩,有些却枯燥无味,每次看到这种电影的时候,吴烟就会开始打盹,我说干脆不看了吧,她说不行不行,花了钱的怎么能半途退出呢,你得连着我的份看完它。说完,枕着我的肩膀继续睡觉,头发蹭在我的耳朵上,痒痒的,总让我想起第一次见面时,她给我改画的时候,也是这样发丝蹭过我的鼻尖,不想去挠,心里也痒痒的了。
曾试过在她睡着的时候偷偷亲一下她的头顶,有时怕她没睡熟,也只是轻轻的触碰一下头顶发丝,不敢有大动作。
若是被她知晓我的心思,怕是朋友都没得做。
后来,吴烟兴奋的告诉我她认识了一个小哥哥,还互换了联系方式,心里沉了一下,但还是笑嘻嘻的开着玩笑:“哦哟,我们的小可爱要名花有主喽。”结果又被敲了脑袋。
不是没想过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,但看着她每天那么快乐,终究不想她因为这个而为难。
后来,后来我离开了画室,被调去了外地工作,但两人之间的联系一直没有断过,她偶尔会坐上几个小时的车来找我,反之我也常回去找她,长此以往,总有种异地恋的错觉,她男友还经常因为我们俩关系太好而吃醋,我俩大笑着拍着他的肩膀叫他不要多想。
过了两年,我当了她婚礼的伴娘,看着身上和她同色系的长裙,恍惚中像是圆满了自己梦中的场景,笑着接下了她特意扔给我的捧花,祝福她和新郎早生贵子,得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敲脑壳。
真是,敲了我这么多年,害我脑壳都硬实了不少。
也曾想过,若是当年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心意,是不是有可能会被接受呢。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我也只能继续向前走。
我不后悔遇见她,也忘不了当初说的那首《梦入江南烟水路》,第一句总是很好,却未曾想过后面的内容,结局,从一开始就是注定了的。
梦入江南烟水路。行尽江南,不与离人遇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