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啊

我是庭边树,感谢关注。

向阳花木易为春01

徐晋阳特别喜欢小孩子。

尤其是可爱的小孩子,倒不是因为颜控,长得好看的宝宝谁不喜欢呀。

所以他为了可爱的孩子们去学了很多东西,考了个教师资格证,到幼儿园去做了一个正直的灵魂工程师。

在幼师这个行业里男生似乎挺吃香,加上徐晋阳自己的能力也挺强,很快就当上了小五班的班主任,副班是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女生,叫张琴,好像有点花痴,不过工作能力挺强的。

小五班里有个小可爱,差点没把他萌死。

小可爱有个植物的名字,苏木南。徐晋阳还在想,谁这么喜欢植物啊直接给儿子起了个木南的名字,字都不带变的,但这并不会妨碍到徐晋阳喜欢小可爱。

游园会那一天很多家长都来了,孩子们闹着要玩游戏给父母看一看,徐晋阳只好去把放满玩具的箱子找出来,因为怕孩子们偷偷去拿玩具,一般情况下玩具箱子都会放在高处的柜子里,要踩着凳子才能拿到,徐晋阳把小凳子搬过来踩上去,刚要伸手去拿箱子,一个孩子突然冲过来撞上了徐晋阳的椅子。

幸好,一位家长扶住了徐晋阳,不然会摔成什么样谁都不知道,撞到椅子的孩子已经吓得哭了出来:“老师我……不是……故意……的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徐晋阳甚至没来得及向那位扶住他的家长道谢,急忙蹲下身子摸摸那孩子的头:“何凡宝贝,有没有撞伤呀?”小何凡抽抽噎噎的说不完整一句话:“没……嗝……没有,对不……起徐……老师……嗝!”

徐晋阳笑着说:“凡凡真棒,做错了事情知道要道歉,幸好老师没有受伤,下次不能随便乱跑知道吗,如果撞到了别人,别人也疼你自己也疼,知道了吗?” “嗯……嗝……晓得了。”小何凡慢慢止住了眼泪。

徐晋阳满意的亲了亲小何凡的脸蛋:“乖,去玩吧。”

看着跑走的小不点,徐晋阳站起来打算接着去够那个大箱子,却发现箱子已经被刚刚扶住他的家长抱在怀里了,连忙道谢:“真是谢谢了刚刚,您是?”

那名家长把箱子放下伸出了手:“你好,我是苏木南的爸爸,苏铁。”

怪不得木南叫木南呢,他的爸爸就是一棵大铁树,还是又高又壮的那种。徐晋阳伸出手与苏铁握了握。

苏铁帮着徐晋阳把玩具分发给小朋友们后,便坐在一旁安静的看着自己儿子玩玩具,没想到这么一个粗犷的大高个子,静静地坐在那里竟然没有一点违和感。

到了吃甜点的时间了,今天的甜点是一块小蛋糕,不知道食堂的阿姨是怎么做出来的,连不爱吃甜食的徐晋阳都觉得很好吃。

保育员今天请假了,甜点就由徐晋阳来分发给班里的小不点们一人一块,仔细叮嘱了每一个人不要浪费食物,发到小木南手中时收获了一句甜甜的“谢谢老师!”

坐在一旁的苏铁突然打了个哆嗦,连带着屁股下面的椅子都动了一下,听见声音的木南跑到了苏铁面前伸出了手:“喏,你最喜欢的糕糕!”

苏铁粗鲁地揉乱了儿子的头发:“兔崽子你自己吃吧!”嘴上这么说还是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。

徐晋阳差点笑出声,看了看盘子里还有好几块蛋糕,干脆直接把盘子放到了苏铁的腿上。

苏铁急忙捧着盘子站起来说:“孩子们还要吃呢,留给他们吧。”

憋笑快憋傻的徐晋阳拍了拍苏铁的肩膀道:“今天拿多了,他们每天只能吃一块的,帮帮忙,替他们吃了吧。”

话音刚落就见苏铁猛吃一口蛋糕。

徐晋阳的内心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傻大个!

距离游园会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。

俗话说的好,人在江湖飘,谁能不挨刀,要想不挨刀,只能把钱掏。

当徐晋阳悲催的被几个小痞子拦在街角时,脑子里突然想到了这么一句话。

只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发了个呆,便撞上了一个人。

那人当场就倒在了地上“哎哟哎哟”直叫唤,然后突然从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冲出来了几个看样子是同伴的人,一个个鬼哭狼嚎着“天哪大哥您没事儿吧!” “大哥!是谁做的!?太坏坏了!”徐晋阳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表演,感觉自己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然后他就被叫嚷着要他赔医药费的人堵在了街角。

周围不是没有人,只是一个个目不斜视急匆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,不愿多留,离街角不远处有一个小书店,柜台没有人,不知道哪里去了。

刚领的工资还没捂热就要送出去了,徐晋阳并不想把钱包掏出来给他们,但是他们手上有刀,无奈之下只好慢吞吞的一边做出掏口袋的动作一边向书店内张望着,期待着能有人来个英雄救美一下,实在不救,报个警也是好的。

“呦呵!你小子撞伤了我们大哥还不情愿赔礼道歉?!你怎么这样无情残酷无理取闹!弟兄们!给他来几下!”领头的小痞子立刻就发现了他的企图,吆喝着其余几个人揍上去,几人似乎是这一带的地头蛇,叫嚷起来肆无忌惮。

徐晋阳立刻反射性地抱着头蹲了下去,几乎要哭出来:大哥,明明是你无情残酷无理取闹啊!作为一个小流氓琼瑶是不是看太多啊!

本以为自己马上就要面临休假半个月的惨状了,耳边却传来了这几个人的痛呼声,等四周安静下来再抬起头时发现面前站了个庞然大物,还以为是终极痞子BOSS来了,却听到充满惊讶的一声:“蛋糕……啊不是,徐老师?”

站起身才发现原来是木南的爸爸救了他。

见徐晋阳仍旧惊魂未定的样子,苏铁皱了皱眉头,拉着他就进了苏铁自己开的小书店里。

苏木南也在店里,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小木南已经喜欢上这个笑起来暖暖的徐老师了,见了徐晋阳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徐老师好,还送上了一枚实打实的小正太之吻,徐晋阳这才缓过神来,笑眯眯的抱起木南,在他胖嘟嘟的脸上回亲了一口。

苏铁在一旁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,忍不住重重地咳嗽了一声:这兔崽子平时怎么没见他这么乖过!

徐晋阳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站起来向他道谢:“苏先生,今天的事,真的是谢谢你了。”

小木南见两个大人好像有事要聊,体贴地迈着小短腿跑进书店里的小房间看动画片去了,走时不忘乖巧的向徐晋阳笑了笑,他老子全程看着自家兔崽子卖萌卖到这个地步简直不想说什么了。

苏铁笑道:"这有什么的呀,我店开在这儿,刚好看见这几个家伙居然又敢在外面设计堵人,不过没想到这次被堵住的竟是蛋糕……不是,徐老师。”

徐晋阳奇怪地问道:“你怎么老想叫我蛋糕老师?我很像蛋糕吗?”

苏铁挠挠头:“因为你游园会给我蛋糕来着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抛开这个话题,徐晋阳又问起了这伙小痞子的事情:“这事经常发生的吗?”

“倒也不是经常,他们无聊的时候就会这么干,这群傻帽每次都跑我店门口这来堵人,不长记性的很,每次都被我撞见然后被我揍一顿,然后下一次还到我店门口堵人,可能脑子有毛病。”

苏铁说着又打量了一下徐晋阳,嘴里啧啧有声:“徐老师,我看您需要加强锻炼啊,这几个小二流子你都跑不过,今天是有我,下次再遇到怎么办呢,我听说现在有的小痞子就喜欢这样的男人呢,看你细皮嫩肉的,还没有女朋友呢吧?小心点,不能一不小心就菊花开啊。”

细皮嫩肉的徐老师立刻就红了脸:“你这人!”

苏铁其实就是想逗逗他,打个哈哈就去收拾早上送到店里的一批书,刚转身徐晋阳就看见苏铁背后的伤痕,惊呼出声,苏铁这才发现小痞子原来在他背后划了一刀,皮糙肉厚的一时也没觉得疼,伤口不深,消消毒就行。

徐晋阳向苏铁询问了医药箱的位置,急冲冲的取出消毒药要给苏铁涂上,苏铁觉得衣服麻烦,索性直接把上衣脱了,反正是夏天也不会冷。

看着苏铁一身发达的肌肉,徐晋阳的脸突然就红了,这次并不是气红的。

众人眼中的超级暖男徐老师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有点奇怪的秘密,那就是特迷肌肉男的肌肉,属于一看见就脸红的那种。

苏铁看着脸通红的徐晋阳一脸茫然:“你脸红干嘛?”

徐晋阳立刻慌张的反击:"你胡说,哪只眼睛看见我脸红了!"说着话手速极快地给苏铁的伤口消了毒,见伤口不是很大,便直接贴了个OK绷。

后退几步,眼睛看着其他地方:“赶紧的穿衣服,空调那么低的温度不冷吗?”

苏铁看了看徐晋阳,一副恍然大悟地样子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徐晋阳心里一惊,他知道什么了?

苏铁坏笑着逼近他:“徐老师,别不好意思呀,我知道你肯定羡慕我这身肌肉,没事!哪天我带你去健身房练练,不过可能你怎么练都不会比我的肌肉好看,至少还是能有点儿的,不怕找不到女朋友。”说着还得意洋洋的摆了几个健美先生的造型。

徐晋阳是哭笑不得,气的大喊一声:“没人稀罕你这一身肥膘子肉!”抓起包就气呼呼的走了,甚至没想起来要去向小木南道个别。

苏铁一头雾水的看着徐晋阳的背影,摸了摸下巴:“这小老师看起来一副小白脸样,没想到还挺好玩儿的,就是经不住逗,不过他还真好看,想要练肌肉就直说呀脸都憋红了还不好意思说。”

正懵着就听见了自家兔崽子的声音:“大铁树!我晚上要吃蛋炒饭!我饿了!”

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关门,哎不对!

“小兔崽子!怎么跟你老子说话的?说了多少遍了要叫我超级肌肉铁帅哥!跟着说一遍!”

“哦,超级肌肉铁子哥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1)